当前位置: 首页 > >

给排水专业英语翻译考点

发布时间:

1. 常规(conventional)废水处理 厂的任务是进行废水的一级处理和 生物处理。然而,二级处理厂的出水 里仍然会含有大量的各种污染物质。 除了对生化需氧量(BOD)产生影响 外,悬浮固体(suspended solid)会在 河流里沉积下来,形成难看的淤泥 堆(mud banks)。如果这种生化需氧 量排入流速缓慢的河流中,则仍会 减少溶解氧浓度(DO)而有害于水生 生物。无论一级处理还是二级处理 都无法有效地清除磷(phosphorus) 和其他营养物或有害物质。 通过一种砾石过滤器(pebble filter)的简单设备就可以有效的清 除悬浮固体物质。该设备是一个装 满砾石的箱子,安装在二次澄清池 的边沿,这样所有的废水都必须流 经滤床(filter bed)。砾石是如何截留 絮状体的实际机理还不清楚,而只 知道污水流过砾石过滤器就清洁了。 另一种复杂的多,且销路不错 的精巧装置称为微滤器 (microstrainer)。微滤器是一只大圆 筒,外面包着一层上面有小孔的不 锈钢薄板。用泵把污水注入圆筒 (drum),清洁水就从小孔中滤出。 当圆筒转动时,那些小孔通过喷淋 得到清洗。 至今为止,去除有机物最常用 的先进处理法是洁净塘,又称氧化 塘(oxidation pond)。这实际上是地 面上的一个坑,即是一个大池塘, 用来盛放排放前的工厂污水 (effluent)。这样的池塘是需氧 (aerobic)的, 因为阳光穿透对藻类的 生长十分重要, 故池塘表面积要大。 氧化塘里发生的反应情况见图 13.1。 如果废水流量小且氧化塘池面大, 废水有时只需经过氧化塘的一段处 理。 2. 由于他们的尺寸,原生动物 (protozoa)可以很容易在 100-200 放 大倍数的光学显微镜下被观察到。 轮虫(Rotifer)也可以被在活性污泥 和生物膜中被发现,还有线虫和其 他多细胞微生物。这些微生物出现 需要较长的生物停留时间(biomass retention times), 并且他们的重要性 还没有得到很好的体现。 好氧附着生长(aerobic attached growth)过程取决于生物膜 厚度。通常比含有膜接触细菌比如 真菌,原生动物,轮虫,还可能有 环节虫,扁*虫和线虫等的活性污 泥有着更为复杂的微生物生态学。 取决于生产工艺负荷和环境条

件,一些有害的微生物也可以在活 性污泥过程中生长。这些有害的微 生物导致的主要问题就是污泥膨胀 (bulking sludge), 发生污泥膨胀的生 物絮体的沉降性能较差。在极端情 况下,污泥膨胀会导致出水中高浓 度悬浮固体和较差的处理性能。另 一个不太好的情况, 发泡(foaming), 与诺卡氏菌和微丝菌两种细菌有关, 其含有疏水细胞表面,并且和空气 泡表面(它们固定气泡造成发泡的 地方)接触。这些微生物可以在活 性污泥水体上的泡沫中被发现,并 有着高浓度。 好氧生物氧化的化学计量 好氧氧化的化学计量先前已经 讨论过但在这里再完整重复一遍。 在好氧氧化中,有机物转化被混合 细菌菌落(bacterial cultures)执行, 通常有如下所示的化学计量。 3. 环境因素 对于含碳物(carbonaceous)的 去除, pH 在 6.0-9.0 之间变化是可以 接受的,然而最佳的是中性 pH。反 应器溶解氧浓度通常为 2.0mg/l,当 浓度高于 0.5mg/l 的时候, 溶解氧浓 度便对降解速率几乎没有影响。对 于工业废水,必须注意确保足够的 营养(氮和磷) ,它对被处理的进水 溶解性可生物降解 COD(bsCOD)是有 价值的。异养菌比起氨氧化菌或产 甲烷菌在 BOD 去除中能忍受更高浓 度的毒物。 4. 然而,乙酸将被转化为甲 烷, 所以这个反应的影响是微小的。 如图表 2.3 所示,厌氧消化产生的 甲烷中 72%是由乙酸盐形成的。 微生物学 用来水解(hydrolysis)和发酵 (fermentation)的不产甲烷 (nonmethanogenic)微生物由兼性和 专性厌氧菌组成。厌氧消化分离的 生物体包括梭菌,消化球菌,双歧 杆菌,脱磷孤菌,棒状杆菌,乳酸 菌, 放线菌, 葡萄球菌和大肠杆菌。 其他生理学上的种群目前包含这些 生产的蛋白酶,脂类酶,尿素酶, 或纤维素酶。 产甲烷微生物,被归类为古生菌 (archaea),严格专性厌氧。许多厌 氧消化中的产甲烷微生物类似于那 些在反刍动物的胃或在湖河有机沉 积物中发现的微生物。微生物的主 要种类在中温环境被识别,包括杆 菌(甲烷细菌,甲烷杆菌)和球菌 (产甲烷球菌,甲烷丝菌,甲烷八 叠球菌) 。

甲烷八叠球菌和甲烷丝菌(也叫 甲烷鬓菌)是仅有的能利用乙酸盐 (acetate)生产甲烷和二氧化碳的生 物。其他的以二氧化碳作为电子受 体来氧化氢气生产甲烷,利用乙酸 盐的产甲烷菌也在高温反应器被发 现。一些甲烷八叠球菌在 65℃下受 抑制,一些不会。但甲烷丝菌没有 表现出受抑制现象。对于利用氢的 产甲烷菌在超过 60℃的温度下,甲 烷细菌属被发现非常丰富。 发酵中的共生关系 产甲烷菌和产醋酸菌形成共生 (syntrophic)(互利(mutually beneficial))关系,在这个关系中产 甲烷菌将发酵终产物如氢、甲酸和 乙酸转化为甲烷和二氧化碳。因为 产甲烷菌能够维持更多氧化终产物 在超低的压强 (例如甲酸盐和醋酸) 。 产乙酸菌和其他厌氧菌产生的氢气 被产甲烷菌利用称为种间氢传递。

5. 硝化作用(Nitrification)是指 把氨氮氧化为亚硝态氮,把亚硝态 氮氧化为硝态氮的两步生物反应过 程。由于水质要求需要硝化作用处 理污水时涉及到: (1)受纳水体中 氨对于溶解氧浓度和鱼类毒物的影 响(2)控制水体富营养化对去除氮 的需求(3)水循环利用包括地下水 补给中对控制氮含量的要求。为了 引用参考,现在的饮用水硝态氮最 大污染物水*是 45mg/L 的硝酸根或 者 10mg/L 的氮。当进水的流量是 450L/ (cap.d) (120gal/cap.d)时, 市政污水中有机物和氨氮的总浓度 一般是在 25-45mg/L。 在世界上许多 限制水供应的地区,生活污水中被 测量出总氮浓度超过 200mg/L (以氮 计) 。 过程描述 和 BOD 的去除一样,硝化作用可 以通过悬浮(suspended)生长和附着 (attached)生长的生物处理进程完 成。 对于悬浮生长进程,一个更普遍 的方法是完成硝化作用的同时进行 BOD 的去除, 二者一起在相同的单污 泥(single-sludge)工艺中进行。单污 泥工艺由*兀吻宄睾臀勰嘌 环系统组成。在污水中有显著潜在 性毒素和抑制性基质的情况下,双 污泥(two-sludge)悬浮生长系统可以 被考虑。双污泥系统由两个* 和两个澄清池组成。在第一个* 池和澄清池单元操作一个较短的污

泥停留时间(SRT)来去除 BOD。 BOD 和 有毒物质在第一个单元被去除,因 此硝化作用可以不受阻碍的在第二 个单元进行。一部分进水通常绕过 第一个单元进入第二个单元来提供 足量的固体保证固体有效絮凝并使 出水变得澄清。因为硝化细菌比异 养细菌生长的慢得多。被设计用来 进行硝化作用的系统一般比仅用来 去除 BOD 的系统具有更长的水力停 留时间(hydraulic retention time)和 固体停留时间(solid retention time)。 在用来进行硝化作用的附着生 长系统(attached growth system)中, 大多数 BOD 必须在硝化微生物固定 之前被去除。异养细菌 (heterotrophic bacteria)有更高的生 物量,因此它可以在硝化细菌的作 用下控制固定膜系统的表面积。硝 化作用可以在 BOD 去除后在附着生 长反应器中完成,或者在被设计的 专用于硝化作用的独立附着生长系 统中完成。 微生物 上面提到的硝化作用是一个 两步反应的涉及两种细菌的证明。 在第一阶段,氨氮通过一组自养细 菌(autotrophic bacteria)被氧化为亚 硝态氮。 6. 基于上面的总氧化反应, 完 全氧化氨氮需要 4.57g 氧气,其中 3.43g 氧气是产生亚硝酸盐所需要 的, 1.14g 氧气是产生硝酸盐所需要 的。当考虑合成反应时,总需氧量 是少于 4.57g 的。除了氧化作用, 氧气还可以从固定二氧化碳以及细 胞对氮的吸收中获得。 忽略细胞组织,需要给反应 (F3.3)中投加的碱度的量可以通 过下面的等式(F3.4)计算。 在上式中,每分子铵根离子(以 N 计)的转换,需要的碱度为 7.14 (以 CaCO3 计) 【2*50gCaCO3/14】 一部分铵根离子与获得的能量 一起被吸收进入细胞内。生物合成 反应的生物量可以展示如下: 正如明显提到的那样,化学式 C5H7O2N 通常被用来表示合成的细 菌细胞。 7. 生物还原硝酸盐为 NO,N2O, 和 N2 被称为反硝化(denitrification)。 生物反硝化是一个完整的生物除氮 部分,包括硝化和反硝化。与改变 本质的氨氮去除相比, 折点氯化法, 离子交换和生物除氮通常更经济, 使用的更多。生物除氮通常被用于 涉及到富营养化的污水处理,也被

用于防止地下水中硝态氮浓度过高, 污水处理厂的出水通常被用来补给 地下水和重新回收利用。 两种模式的硝态氮 (nitrate) 去除 可以发生在生物进程中,他们被叫 做 同 化 (assimilating) 和 异 化 (dissimilation)硝酸盐还原反应。同 化硝酸盐还原反应涉及到硝酸盐被 还原为氨氮来合成细胞物质,当氨 氮不可获得,并且在另一方面依赖 于溶解氧浓度时,会同化作用。异 化硝酸盐还原反应或者生物反硝化 伴随着呼吸链电子转移,硝态氮和 亚硝态氮被用来作为电子受体来氧 化一系列的作为电子供体的有机物 或者无机物。 8. 厌氧条件下随着亚硝酸盐还 原的氨氧化,也能在厌氧氨 氧化 (Anammox)过程中以 20 以上的温度 中发生。厌氧氨氧化细菌与上面提 到的自养硝化细菌不同,因为它不 能利用氧气来进行氨氧化。虽然厌 氧氨氧化细菌不能被分离和生长在 纯的培养基中,但是可以通过 16S r RNA 提纯分析,然后通过密度 净化过程培养得到。系统进化树分 析法展示了细菌可以按一定菌目顺 序进行细菌领域的分割。 N.Europaea 发现,在厌氧条件下,通过厌氧氨 氧化细菌进行的氨氧化速率显示比 亚硝化单胞菌快 6-10 次。 生物反硝化涉及生物氧化污水 处理中的许多有机基质,利用硝态 氮和亚硝态氮作为电子受体代替氧 气。在溶解氧缺乏或者在溶解氧浓 度有限时,电子转移呼吸链中的硝 酸盐还原酶被诱发,并且帮助转移 氢和电子到硝酸盐作为电子受体的 终端。硝酸盐还原反应 (the nitrate reduction)涉及下列的还原步骤:从 硝酸盐到亚硝酸盐到一氧化氮到一 氧化二氮到氮气。 在生物除氮进程中,电子供体 (electron donor) 主要有三个来源: (1)流入污水的 bsCOD(2)内源 呼吸中产生的 bsCOD(3)外加碳源 如甲醇,乙酸。后面的被增加在分 批次处理当中,例如抛光过滤器, 在几乎不存在 bsCOD 的硝化反应之 后。不同电子供体反应的化学计量 如下所示。 术语 C10H19O3N 通常被 用来表示污水中可生物降解的有机 物。 9. 对于被生活污水所充满的缺 氧前的(preanoxic)反硝化反应, η 的 值被发现是介于 0.2-0.8 之间的。活 性污泥的结构, SRT 系统, 和去除氮

过程中一小部分进水 BOD 的去除似 乎都呈现出对η 值的影响。对于带 有大量底物和硝态氮去除过程的预 缺氧区中的缺氧或好氧过程,η 可 能接* 0.8。 尽管事实是仅有一部分 混合液体生物量可以利用硝态氮, 但用来进行缺氧或好氧过程的缺氧 反应器数量占处理生活污水总反应 器数量的 10%-30%。 对 于缺 氧 后 (postanoxic) 悬 浮生 长和附着生长过程,主要指在缺氧 条件和有单个机底物可选择的条件 下,他们的生物量都得到增长。在 这种情况下η 是不必要的,因为生 物量主要由反硝化细菌组成。上面 提到的生物动力学 (biokinetic) 方程 很明显可以用恰当的反应动力学参 数来设计完全混合型缺氧后的悬浮 生长过程。在实验室研究中,使用 甲醇的生长动力学参数已经提高到 10-20 度, 并且悬浮生长是用甲醇设 计的。 利用甲醇过程的动力学(kinetics) 有如下说法:反硝化悬浮生长过程 需要的 SRT 与仅为去除 BOD 设计的 好氧系统的 SRT 的范围是相同的, 大约 3-6 天。 10. 离子交换(ion exchange)是 给定种类的离子被溶液中的另一种 不同种类的离子从不能溶解的交换 物质中取代的一个处理单元。这个 过程被广泛使用于市政水(domestic water)的软化, 即来自阳离子交换型 树脂的钠离子(sodium ion)取代处理 水 中 的 钙 (calcium) 离 子 和 镁 (magnesium)离子,因此减小硬度。 离子交换由于可以对氮(nitrogen), 重金属,和总溶解性物质的去除而 被用于污水处理应用。 离子交换操作可以在间歇式或 者持续式(batch or continuous)模式 中操作进行。在间歇式过程中,树 脂 (resin) 会与在反应器中待处理的 水体一起被搅动,直到反应完成。 失效的树脂会通过沉降作用 (settling)被去除, 并且在随后会被再 生和重复使用。在持续式过程中, 交换物质被放置在反应床或者反应 柱(packed column)上,待处理的污 水会流经它。持续离子交换器通常 采用向下流,床柱型。污水在有压 条件下进入反应柱的顶部,向下流 经树脂床, 最后在底部就会被移除。 当树脂失去作用,反应柱通过反冲 洗(backwashed)移除阻塞的固体, 然 后进行再生。 天然发现的离子交换材料,广为

人知的有沸石(zeolites),被用于 水的软化和铵(ammonium)离子的移 除。沸石含有的复合硅铝酸钠 (aluminosilicates) 中的钠作为可 移动的离子,用于水的软化。铵的 交换通过使用天然发现的斜发沸石 (clinoptilolite) 完成。合成硅铝 酸盐已经大量生产,但是合成最多 的离子交换材料还是树脂和酚的聚 合物(phenolic polymers)。 五种类型的合成离子交换树脂 正被应用。1.强酸阳离子树脂; 2. 弱酸阳离子树脂; 3.强碱阴离子树 脂;4.弱碱阴离子树脂;5.重金属 选择性螯合树脂。这些树脂特性的 总结见下表。 11. 吸附(adsorption)是在一个 合适的界面 (interface) *岩禾逯 的物质进行积累的过程。吸附是一 个把物质组成从液相转化为固相的 大量转换操作。吸附剂 (adsornent) 在界面上能把物质从液相中移除。 吸附剂是一种使液相、固相、或气 相被吸附物质吸附在其上并积累的 物质。虽然吸附经常被用于气液交 接 面 (air-liquid interface) 上的 浮选 过程,在这个讨论中仅考虑在固液 交界面(liquid-solid interface)上的吸 附情况。吸附过程在以前并没有广 泛的应用在污水处理中,但是由于 对污水处理后出水的高质量需求, 包括降低毒性,引入了集中 检测 (intensive examination)和对活性炭 吸附工艺的应用。活性炭污水处理 通常被认为是一种使已经被常规生 物处理过的水的润色工艺(polishing process)。在这个情况下,炭被用于 去除一部分残余的溶解性有机物。 这个部分的目的是为了介绍吸附的 基本概念和对炭吸附这一定义进行 思考。 主要的吸附剂种类 (types)包括 炭 , 人 工 合 成 聚 合 物 (synthetic polymeric) , 以 及 以 硅 为 基 础 (silica-based)的吸附剂,即使人工合 成聚合物和以硅为基础物的吸附剂 由于高成本,很少被应用于污水吸 附中。因为活性炭常用于高级污水 处理应用中,接下来的主要聚焦点 就是活性炭。活性炭的性质,污水 处理中颗粒碳(granular carbon)和粉 末炭(powdered carbon)的使用,以 及炭再生和再活化会在下面讨论。 活性炭 (activated carbon) 的制 备首先需要从杏仁、 椰子(coconut)、 胡桃壳的有机材料中制备焦炭 (char);其他物质包括木头、骨头和

煤也可以被使用。焦炭的生产通过 在一个蒸馏器里把基础材料加热到 炽热状态(red heat)(低于 700 度) 去除碳氢化合物 (hydrocarbon),但 是没有足够的氧去维持燃烧。碳化 (carbonization) 或 者 说 焦 炭 生 产 过 程 的 本 质 是 热 解 过 程 (pyrolysis process)。焦炭颗粒在 800-900 度高 温下暴露在氧化气体例如蒸汽和二 氧化碳中被活化。这些气体使焦炭 产 生 一 种 多 孔 结 构 (porous structure),因而创造了很大的内部 表面积。气孔的尺寸如下定义: 大 孔 >25nm;中孔 >1nm 并且<25nm; 微孔 <1nm。 12. ·一些糖原(glycogen)是由 PHB 的新陈代谢产生。 · PHB 氧化释放的能量用来 形成聚磷酸盐 (polyphosphate) 贮藏 在细胞中以使可溶的氧磷酸根 (O-PO4)从溶液中移除并且合成细菌 细胞中的聚磷酸盐。细胞的增长同 样也可以归功于 PHB 的利用,并且 新的有着高聚磷酸盐贮藏的生物量 也可以用来解释磷的去除。 ·当部分生物量被浪费,贮藏的磷 会 从 被 用 于 最 终 处 理 (ultimate disposal) 的生物处理反应器中与排 出污泥一起被移除。 13. 用来描述群 落 (community) 对 压 力 反 应 的 术 语 是 适 应 (adaptation)。有时, “适应环境”这 个词可以被用作同义词。适应是最 终导致群落寻找一种方式消除压力, 而尽管在压力下去维持其的功能的 任何反应。那适应期是指最初暴露 在压力下和群落已经适应环境之间 的时间间隔。一个非常常见且重要 的例子是对反抗的,异型生 物质 (xenobiotic)化学的适应。在适应期 开始的几小时到几个月的时间里很 少或没有生物转化的出现。在适应 期结束时,群落很快的转变异型生 物质,并且它通常会在随后的暴露 中持续快速的转变。 群落通过使用一个或五个主要 的机制来适应:选择性浓缩、酶的 调控、基因信息的交换、遗传基因 的改变和它们环境的改变。 14. 酶 的 调 控 (enzyme regulation),第二种适应机制,不需 要改变群落结构,并且通常需要一 个短的适应期,以小时为单位。酶 调控的适应发生在群落已经包含一 定可以反应的微生物数量的时候。 这个反应被编码在一个或多个调节 酶上。酶合成的诱导或抑制反应会

因为环境的压力而迅速发生。 第三种适应机制是基因物质的 交换,包括接合、转换和转导。这 里的每一个机制都在这一章的前面 描述过。 接合(conjugation)是最快且 普遍的交换机制。关键基因信息在 整个群落中的扩散 (proliferation) , 可能很快就会发生在几个小时到几 天的适应期内。通过基因交换的适 应不需要涉及到群落结构的改变。 对于群落成员可遗传(inheritable) 的基因变化给可以通过突变、复制 和重组来实现。这些变化对受影响 的微生物来说是永久性的,也可以 被认为是一种群落进化 (evolution) 的形式。在大多数情况下,遗传基 因改变发生在罕见的随机事件中。 因此,通过基因改变的适应通常需 要一个很长的适应期,且有可能是 不可繁殖的(reproducible)。 微生物群落经常以这样的方式 改变它们的生存环境,以使其更好 的应对压力或从压力中获益。环境 改变的例子包括对需要基质 (substrate)的消耗, 缺乏底物或营养 物质的供应, 氧化还原状态的变化, pH 值的变化,以及毒性的消除 15. 轻质塑料介质的发展导致了 生物塔的代替,旋转生物接触器 (rotating biological contactor)。旋转 的生物接触器这一概念在上世纪 60 年代被引入,真正的流行起来是在 70 年代,并且在 80 年代由于早期 设计问题而失去了优势变得明显。 今天,在现有的治疗设施中,旋转 生物接触器是重要的生物膜 (biofilm)过程, 并且是新设计的一个 选择。 如图 11.1 所示, 旋转生物接触器 是使其生物膜附着在塑料介质上再 旋转进出废水槽。旋转会引起紊流 (turbulent mixing), 循环和槽内液体 物质的*(aeration)。也许更重要 的是生物膜及其附着水层在高于水 面的时候是暴露在氧气下的。那大 部分的氧气转移到生物膜上是归功 于高出水面的暴露。 图 11.1 阐述了在螺旋格式中的 波纹(corrugated)塑料介质。许多其 他格式也被使用,并且为给定的制 造商提供专利特性。尽管有不同的 介质格式,介质的具体表面积从大 约 110m-1 (标准密度) 到大约 170m-1 (高密度) 。 有更小的液体和气体通 道的高密度介质更容易阻塞,并且 只能在低负荷的情况下使用(解析 如下) 。 对于完全的旋转生物接触器,

介质的直径大约为 3.6m (12 英寸) 。 介质连接在被轴承支持的钢轴 (steel shaft)(或轴)上,并且在大 多数情况下都是直接机械驱动的。 (在少数情况下,水槽是泡沫充气 的并且气泡被困在“杯子”里以产 生气体驱动的旋转。 ) 媒介模块附着 在轴上的大约总媒介长度是 8m (26 英尺) 。事实上,一般来说旋转生物 接触器是以大约 8-mlemyth 的 “轴” 为单位出售的。 标准单位密度的 “轴” 有大约 9300 *方米(10000 英亩) 的表面积, 而高密度的轴约有 14000 *方米(15000 英亩) 。一般来说, 高密度的介质只在旋转生物接触器 处理系统的最后阶段使用,即当 BOD 浓度降低到足够使较小孔隙的 开口不被阻塞的程度。

氨 ammonia 不产甲烷的 nonmethanogenic 沉淀 sedimentation 澄清池 clarifier 澄清 clarification 出流,污水 effluent 电子受/供体 electron acceptor/donor 废水的三级处理 tertiary treatment of wastewater 富营养化 eutrophication 高温反应器 themophilic reactor 共生关系 syntrophic relationship 过滤 filtration 还原 reduction 含碳物 carbonaceous 好氧的 aerobic 厌氧的 anaerobic 好氧附着生长 aerobic attached growth 好氧生物氧化 aerobic biological oxidation 合成反应 synthesis 呼吸链 respiratory chain 化学需氧量 COD chemical oxygen demand

混凝和絮凝 coagulation& flocculation 活性炭 activated carbon 活性污泥 activated sludge 甲烷 methane 兼性的 facultative 降解 degradation 进水 influent 聚磷酸盐 polyphosphate 离子交换 ion exchange 砾石过滤器 pebble filter 膜过滤过程 membrane filtration processes * aeration tank 缺氧的 anoxic 溶解氧 DO dissolved oxygen 深度处理塘 polishing pond 生化需氧量 BOD biochemical oxygen demand 生物产量 biomass yield 生物除磷 biological phosphorus removal 生物反硝化 biological denitrification 生物滤池 trickling filter 生物膜 biofilm 生物硝化 biological nitrification 水解 hydrolysis 酸/碱 acid/base 停留时间 retention time (生物 biomass 水力 hydraulic 固体 solid 污泥 sludge) 同化 assimilating 和异化 dissimilation 微滤器 microstrainer 微生物 microorganism 污泥膨胀 bulking sludge 污染物 contaminant 吸附 adsorption 细菌菌落 bacterial culture 消毒 disinfection 消化 digestion 硝化反硝化 nitrification and denitrification 悬浮固体 suspended solid 旋转生物接触器 rotating biological contactors 选择和适应 selection and adaptation 厌氧发酵和氧化 anaerobic fermentation and oxidation 阳/阴离子 cation/anion 氧化 oxidation 氧化还原反应 redox 遗传物质 genetic material 异型生物质 xenobiotic 异养细菌 heterotrophic bacteria 有毒物质 toxic substance 藻类 algae 专性厌氧菌 obligate anaerobic

bacteria 自养细菌 autotrophic bacteria




友情链接: